世界杯彩票14场胜负:大連商品交易所

期貨日報:“小農戶牽手大市場”系列報道之三——“洮南模式”見雛形 續寫期貨服務“三農”新篇章

來源:發布時間:2019年04月23日

  記者 姚宜兵

  因適宜玉米生長的降水、光照、土壤等地理因素,吉林成為我國玉米種植大省和主產區,同時也孕育了世界三大黃金玉米帶之一的“吉林玉米帶”。不過,位于吉林西北角的洮南,長期以來卻因“十年九旱”等不甚樂觀的自然條件,成為整個吉林省玉米種植的短板之一,不少農戶也因種植玉米收入欠佳或前景不穩紛紛轉向種植雜糧。

  日前,中國證券報記者跟隨大連商品交易所(下稱“大商所”)調研團隊奔赴洮南,卻見證了當地玉米種植圖景之變:龍頭企業、農民合作社、農戶等多方聯合發力,玉米種植已經漸趨規?;?、產業化、集約化,并形成“訂單種植+供應鏈銷售”特色,夯實了產銷基??;在此過程中“保險+期貨”等金融手段充分發揮功效,為穩定農戶收入保駕護航?!頒夏J健輩喚魴戳似諢醴瘛叭鋇男縷?,還為小農戶對接大市場提供了可參考的范本。

  “洮南模式”初見雛形

  此次調研正值一年一度的“春耕”準備期,再過一周,玉米播種工作就要啟動,不少土地上已經開始了“翻地整理作業”。 返程途中,記者偶遇了兩位年近七旬的洮南市安定鎮明星村村民,他們正在田間地頭觀看飄揚著“浙江物產中大集團”旗幟的大型翻地機翻地的場景。據他們介紹,“村里的大部分青壯年都已經不種地、去外面打工了”,留下來的多為老弱農民,無力負擔種植,因此選擇了土地流轉。他們說,土地流轉前,每家三五根壟的狹小耕地,沒法引入大型機械;現在土地流轉后,大部分種植環節都靠機器完成,偶爾會有一些需要人工做的“小農活兒”,他們還會過來幫忙。

  翻地機上出現的浙江物產中大集團其實也是洮南農業產業化故事的主角。該集團作為浙江省屬特大型國有控股企業和世界500強企業,通過近年來的實踐已成為浙江、吉林兩省對口幫扶、深入合作的典型。其旗下成員企業浙江物產化工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浙江物產化工”)便是洮南“訂單種植+保險+期貨+供應鏈銷售”試點的主導龍頭企業之一。

  據了解,浙江物產化工與洮南市元潤糧油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元潤糧油”)多年來一直是合作伙伴關系,2018年雙方深化合作,共同出資9000萬元,扶持當地王洪艷家庭農?。ㄏ魯啤昂檠夼┏ 保?,在洮南開展土地流轉、引入供應鏈金融和供應鏈服務,將糧食貿易延伸至糧食種植。

  浙江物產化工千里迢迢奔赴大東北與當地家庭農場合作“深耕”土地,希望通過自己的供應鏈集成服務模式來改造提升東北大糧倉的玉米種植產業,助力當地種植戶豐產、豐收。如今,元潤糧油已是當地不折不扣的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主營糧食及農副產品購銷和深加工、倉儲、烘干、運輸,并逐步打通農業產業鏈多個環節,目前該公司已經實現綠色循環優質高效發展農業,包括能夠利用農田廢舊滴灌管進行自主生產節水設備貼片式、迷宮式滴灌帶,利用秸稈再加工生產生物燃料等。

  洪艷農場的主要負責人王洪艷也由普通農民升級為現代農業的職業經理人。2018年洪艷農場流轉土地涉及農戶2200多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50人,種植面積達2.57萬畝,并在浙江物產化工支持下進行了種植品種改良并引入覆膜滴灌、衛星遙感等高新農業技術,開展農業產業化規模種植。2018年,浙江物產化工、元潤糧油、浙商期貨、太平洋財產保險(下稱“太保產險”)等主體通力合作,構建土地、金融互助、種子、化肥、農藥、農機、農業技術、倉儲、物流、銷售“十位一體”的“訂單種植+保險+期貨+供應鏈銷售”的全產業鏈風險管理模式,實現“種植產業鏈、金融服務鏈、銷售供應鏈”的有機融合。

  其中,種植產業鏈上,家庭農場進行土地流轉并負責玉米的種植生產和田間管理,元潤糧油為其土地流轉、管理水平提供擔保背書;同時,浙江物產化工提供金融、技術和管理服務,統一機械化播種、施肥、收割并為生產加入更多高科技。金融服務鏈上,通過浙商期貨及浙江物產化工的出資補貼,當地農場購買太保產險的玉米區域收入險;太保產險同步向浙商期貨購買玉米看跌期權轉嫁風險,浙商期貨在玉米期貨市場實現對沖,分散糧食價格波動風險。銷售供應鏈上,元潤糧油以基差貿易的方式收購玉米,并通過浙江物產化工玉米供應鏈平臺銷售,銷售利潤與農場和流轉土地的農民共享,并為當地農民提供就業機會。

  “農民收入保障計劃”為產業鏈披上護甲

  據了解,玉米是洮南當地農戶的主要糧食作物,但洮南的玉米產量處于偏低水平,種植效率低下,經常碰到缺技術、缺市場、缺資金、增產不增收等情況,而且農戶缺乏風險管理工具,嚴重打擊了當地農民的種植積極性。隨著我國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斷推進,2016年國家取消了玉米臨儲政策,市場化機制下玉米價格波動增加,農民售糧收益不確定性增高,也讓當地玉米種植的“無奈”更加顯露出來。

  2018年,洮南洪艷農場“保險+期貨”玉米收入保險試點落地生根,成為大商所“農民收入保障計劃”備案項目之一。該試點成功解決了以往當地玉米種植在諸多方面面臨的窘境,不僅引入了更多技術、市場、資金支持,還保障了農戶的穩收、增收。

  據介紹,作為“洮南模式”中的關鍵環節,2018年洪艷農產投保的保險區間為2018年6月15日-10月15日,保障種植面積為2.57萬畝,覆蓋所有流轉土地,承保數量為2萬噸,采取的是“收入險”模式,目標畝產0.78噸,目標價格1810元/噸,為了防止“道德風險”,保障水平設定為90%,即保障目標收入為1266.91元/畝;保費為88.68元/畝,其中浙商期貨補貼62.08元/畝,浙江物產化工出資26.6元/畝。

  到2018年10月15日項目了結時,玉米期貨市場價格為1867元/噸,通過測產,農戶實際畝產0.662噸,即農戶實際核算每畝收入為1235.8元/畝,保險公司每畝賠付31.11元,2.57萬畝玉米共賠付80.02萬元,保障了農民在減產情況下不減收。

  浙江物產化工產業研究部總經理助理高泉都表示,在玉米種植受災、產量下降的背景下,該項目成功發揮了收入險的優勢,為參保農戶成功避免了減收風險?!笆杖胂占婀肆伺┮瞪屑鄹窈筒苛礁齪誦謀淞?,增強了對農民收入的防護力度,能更有效地滿足農民多層次的風險管理需求,”他說。此外,基差貿易也是該模式上的重要環節。洪艷農場和元潤糧油分別作為供、需方,二者約定以玉米C1901合約成交價格減200元/噸作為最終結算單價。浙商期貨項目負責人藍旻介紹,這個基差包含了運費、檢驗費、倉儲費等。2018年9月10日,洪艷農場于1920元/噸位置點價,扣除基差后確定現貨銷售價格為1720元/噸,浙商期貨和浙江物產化工指導元潤糧油在期貨市場通過套保交易對沖風險;12月上旬,洪艷農場交貨1.7萬噸,元潤糧油支付糧款2924萬元。記者了解到,當地11月玉米新糧均價為1700元/噸,相較當地其他農戶,農場通過基差貿易獲得額外收益20元/噸,總值34萬元。

  據元潤糧油董事長韓龍介紹,他2016年曾嘗試通過土地流轉發力產業化種植經營,但那時的規模和現在比不能同日而語。他強調,浙江物產化工、浙商期貨以及太保產險等主體的加入,已經讓洪艷農產的玉米種植升級為“3.0版本”,相較于以往自己種地的“1.0版本”以及自己流轉土地進行種植的“2.0版本”,已經有全面的進步和創新。

  一方面,由于流轉的土地面積大且分散,引入第三方衛星遙感監測手段,數字化監控玉米從種植到收獲的全過程,不僅能實時了解農場情況,也能為保險測產提供技術支持;另一方面,農業種植經營是個“風險系數”較高的領域,種植規模大了必然少不了避險需求。在“洮南模式”中,“保險+期貨”以及基差貿易等形式,便是為產業鏈規模的壯大披上了一套護甲。

  記者發現,“洮南模式”帶來的不僅是豐厚的資金和先進的技術,更包括一套相對成熟的金融避險方案。韓龍表示,雖然自己之前對期貨有所了解,但“在真正運用上卻不是那么接地氣”?!拔頤嗆獻髦缶兔髏靼裝椎匕啞諢跆灼詒V翟擻蒙狹恕飧?.0版本單靠我們是做不了的,”他說,“這也是我們3.0版本的創新之一,只有創新了、比別人先行一步了,才能在這個市場上站穩腳跟?!?/p>

  試點延伸信心足

  2018年洮南試點項目為當地玉米種植農戶打造了農業產業鏈的“產銷閉環”,結出“累累碩果”:引入農業龍頭企業、開展產業化標準化種植,試點地塊畝產同比增產8%;農戶通過基差點價,較洮南當地市場價格獲得額外銷售利潤20元/噸,扣除種植支出等成本,種植利潤達到80.68元/畝;合作社農戶可分享項目利潤5%的分紅;農業機械化解放了當地生產力,更多農民可選擇外出務工獲得更高收入。

  “我對我們這個事業信心十足,因為跟浙江物產化工合作之后,彌補了我們很多短板,整合了很多資源,而且這種整合是全方位的。我有管理經營團隊和土地流轉平臺,浙江物產化工有風險管理經驗、資金和產業鏈平臺,兩個平臺完美地組合才能創造火花,把這個事業做起來,”

  浙江物產化工項目負責人郝春明表示,“我們今年規模做大了也不怕,雖然投入成本有所增加,但是我們心里有底。高新技術、先進風險管理工具的引入,我們對打造物產農業產業化服務平臺滿懷信心?!?/p>

  據介紹,目前洮南土地流轉規模已經達到6.75萬畝,比去年的2.57萬畝依然高出近兩倍,土地流轉規模也擴展至七八個鄉鎮;項目將集中利用其中的四五個鄉鎮形成示范效應,為未來進一步擴大規模打下基礎。

  據介紹,2019年,浙江物產化工和元潤糧油將繼續聯手探索開展農業產業化種植,并從擴大規模、優化方案和申請資源等方面持續發力;另外,項目還將對“避險方案”繼續優化,如采用玉米場內期權對沖,降低成本,優化再保險方案,降低保險公司風險等;同時,項目還將加大資源申請力度,爭取浙吉兩省政府資金、農業農村部資金以及掛鉤城鄉建設用地指標和期貨交割庫等,更好提升當地農業產業化水平。

  “洮南模式”中,龍頭企業、農民合作社、農戶、金融機構等多方聯合,延長了產業鏈、保障了供應鏈、完善了利益鏈,將小農戶納入了現代農業產業體系。該模式如若在更大范圍內獲得認可和實施,將有利于打開大宗農產品收入保險和產融合作的市場空間,幫助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獲得穩定的預期收入。

  自2015年大商所首創“保險+期貨”模式以來,面向糧食主產區農戶、合作社的試點范圍不斷擴大,對我國農業風險管理體系建設進行了有益的探索。今年2月,中央一號文件再次部署“三農”領域“硬任務”,要求完善農業支持?;ぶ貧?,擴大 “保險+期貨”試點,支持重點領域特色農產品期貨期權品種上市,這已經是中央一號文件連續四年支持“保險+期貨”模式,顯示出該模式的強大生命力和廣闊前景。